Posted on

浪漫的蘭桂坊

一九七五年的初夏,我在蘭桂芳開設印刷公司;那時還是爛路一條,很多舊樓拆了,蓋 了一些新的唐樓。在我們對面的地窖,是一 間當時全港最大的「的士高」。後來路面鋪 好了,但還是不可以通車子,左右也開設了 三間小型的印刷公司,蘭桂芳又回復了它本 來的面貌,聽一些街坊說,從前這裏是有多 間印刷公司的。 大約年餘之後,一對意大利夫婦有意全力發 展蘭桂坊,又買鋪又租鋪,很快便開了多間 不同類別的店子,賣男女時裝的、童裝的、 賣意大利食物的、洋酒的⋯⋯不久政府取締 了德己笠街路邊的花檔,有些花店便遷進了 蘭桂芳;而新開的酒吧和餐廳也越來越多。 路政部也將這條街道的路面重新用水泥磚鋪 設。就在這時候,也聽到那對意大利夫婦生 意失敗,要靜靜地退出蘭桂芳。 我們的印刷公司用簡樸的松木做門;街尾 是一間電器修理工程,旁邊是一間小茶 檔,我們的早午奶茶咖啡都是他做的。我 在閣樓工作,冬天打開窗,不時飄來陣陣 咖啡的香味⋯⋯ 在蘭桂芳的幾年,都是比較艱辛的日子— 生意的價錢不好,工作時間長,每星期有三 兩天要做到午夜十一二點;開夜工的時候便 聽到的士高從冷氣喉透出來低沉的音樂,在 靜夜裏仍可感覺到音量的震撼。

蘭桂芳本來就是一條小街,所以很快便整條 街的人都認識。有一年的新年,剛放完假不 久,一個不幸的意外卻突然傳來:街尾電器 工程的東主與一個學徒外出修理電燈,不慎 從樓上掉下平台身亡,遺下年青的妻子和兩 個小孩,熱心的街坊便募集了一些錢送給她 們。有十幾天沒有看見新寡的婦人,一天她 頭上帶著朵小白花出現,精神憔悴了很多, 沒有說話,那個兩三歲的小兒子還是像往日 般在店前踏著單車玩耍。 蘭桂芳有新一代的攝影師,也有老一輩的 「影相佬」。有一兩個當時仍是揹著相機, 每天走去植物公園兜生意。那個年代,幹這 一行相信已經比較困難,因為相機的價錢越 來越平,需要在公園找人代拍照片的機會便 相對減少。 我們店舖的樓上有攝影師、設計師,也有室 內裝修公司,可意識到新一代蘭桂芳的租客 是比較有文化的一群。這裏,常常可以看到 明星和歌星。很多部電影曾在蘭桂芳拍攝, 歌星也在這兒拍音樂特輯,他們都喜歡這裏 獨有的寧謐和帶有濃厚歐洲色彩的小店。 夏天,你可以享受到中環難得的陽光,因為 蘭桂坊的屋子不高,所以陽光還可以照進 來。在路的一邊種了一行矮樹,夏天開滿了 小黃花。在城中,風是一種奢侈,能夠在樹 影下,享受到花白的陽光,令長期躲在冷氣 室的城市人,倍添了那份健康的笑容。

這裏的餐廳形形色色,每間都有獨特的風 格,有很前衛的「九七」,也有很懷舊的 「五十年代」,從裝修到氣氛的營造,都實實在在地下過苦心,無怪很多高級行 政人員,工餘之後都喜歡到這裏流連⋯⋯ 有一次外出夜歸,差不多凌晨兩點鐘,我 剛把車子泊好,一個外籍小伙子用英語 跟我說,可不可以幫他一個忙:他在前 面不遠處寄住,中國人的管理員認不出 他的樣貌,又找不到電話給屋主。我便 回家替他打電話通傳,然後又開車送他 回去;在車上與他閒談,才知道他是用 背囊遊埠的青年,路過香港幾個月,在 蘭桂芳一間餐廳做散工,他下車時報了 一個感激的笑容⋯⋯ 第二天早上我往車房開車,看見水撥上夾 了一朵玫瑰,還有一張小紙片,上面簡單 的一句多謝。雖是微涼的清晨,仍感覺到 一絲溫暖傳自手中⋯⋯